丁丁带给布鲁塞尔勃勃生气(组图)

即使没有斯皮尔伯格监制的《丁丁历险记》上映,在国内也有很多潜水的丁丁迷,而这部电影融合了原作中《独角兽号的秘密》、《红色拉克姆的宝藏》、《金螃蟹贩毒集团》等故事的内容,通过逼真的场景,再次激起了人们对丁丁的热情和追忆。如果有机会去实现这种“追忆”梦想,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在那里有很多关于埃尔热和丁丁的痕迹。前不久,比利时法兰德斯旅游局也在金宝汇百丽宫影城举办了比利时文化宣传推广活动,希望借这个知名的漫画人物带动比利时旅游热。

布鲁塞尔与其说是丁丁的家,不如说是漫画的家,在这里随处可见漫画书店、漫画人物礼品店、漫画博物馆、巨大生动的漫画墙、甚至连街道也冠上了漫画人物的名字。除了最为中国人熟知的丁丁和蓝精灵,还有威力和旺达、斯皮鲁和方塔西、幸运的卢克等著名漫画故事。当然,对大部分人来说,最具有吸引力的还是丁丁。记者曾在欧洲遇到一位来自比利时布鲁日的作家埃约克,他说自己最爱的两位比利时艺术家就是布鲁斯和埃尔热,“在欧洲尤其是法国和瑞士,埃尔热和丁丁的名头非常响,很多人专程来布鲁塞尔寻找关于丁丁的蛛丝马迹。”

比利时法兰德斯旅游局中国区总经理裴德岑告诉记者:“每个比利时人都是看《丁丁历险记》长大的,布鲁塞尔公共场所更是出现了越来越多丁丁和白雪的身影,首都机场、布鲁塞尔火车站、市区街景、建筑墙面的壁画都留下了丁丁历险的故事画面。” 比如,在布鲁塞尔1B线地铁最东面的终点站Stokkel地铁站,那里简直就是丁丁的世界月台两旁画满《丁丁历险记》中的所有角色。

埃约克说,2009年是比利时的漫画年,在布鲁塞尔的大广场还有巨幅丁丁登月时乘坐的红白火箭漫画登陆。那年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埃尔热博物馆正式开放。

但是,漫画与布鲁塞尔最大的融合,既不是博物馆也不是纪念庆典,而是城市漫画墙。裴德岑说,你若想真正了解丁丁以及漫画与比利时人的关系,除了去参观几家著名的博物馆,还应该花半天时间,在布鲁塞尔里穿梭,寻找著名的漫画墙。

在布鲁塞尔有一份漫画地图,提供一条特别的游览路线,叫The Comic Strip,即漫画之路。在一条全长6公里的游览路线幅作品,藏匿在比利时的大街小巷。许多漫画都是融合在周围的景物里的,当你转身的时候也许会发现,画里的教堂其实正真实地屹立在晚霞中,画中的地面和你脚下的鹅卵石路面如出一辙。据裴德岑介绍,在上世纪90年代,布鲁塞尔市政府成立了一个专门的漫画博物馆,并开始在一些空白墙壁上绘制连环画。第一批连环画壁画诞生在一些边远和不发达的居住区,人们希望借由壁画为这些地区增添一抹色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ypenghui.com/,布鲁日

埃约克说,《丁丁历险记》电影里出现布鲁塞尔古老的街道、建筑,那种浓郁的19世纪风味,恰恰可以通过漫画地图,在城市穿梭中感受。比如著名的布鲁塞尔大广场附近的大街小巷和建筑,以及火车站、五十周年宫、路易斯大街还有老市场等,都曾多次出现在丁丁系列中的《红海鲨鱼》、《破耳朵”的故事》、《奥托卡王的权杖》漫画中。

2009年,“丁丁之父”埃尔热博物馆正式落成,位于布鲁塞尔西南30公里的新鲁汶,是2007年5月即埃尔热诞辰100周年开始建造的。这座博物馆藏在居民区后面的一片树林里,远远看去,就像一本打开的巨大画册,一面墙上画着丁丁眺望空中的海鸥,那是《金钳螃蟹贩毒集团》的画面;另一面是“埃尔热”的签名。

别小看这座建筑本身,它可是法国著名建筑家克里斯蒂安·德·波特赞姆巴克的作品,他曾获得普立兹克建筑大奖。走进博物馆,就仿佛走进丁丁的神奇世界,而这也是建筑师的初衷馆内设计颜色明朗活泼,充满空间的交错感,据说他本人也是丁丁迷,从故事和人物中寻找博物馆设计的灵感,同时也用颜色和设计展现埃尔热的不同绘画风格。最棒的是巨大落地窗,让外面的树林与丁丁世界融合在一起。

博物馆共8个展区,包括埃尔热和丁丁的一切:人生经历、创作过程、后人评价等等,当然还有《丁丁历险记》的珍贵初稿。丁丁虽然周游世界,但埃尔热却几乎没有出过国,所以他想尽办法查阅并收集各种信息,在这里能看到当时的报纸、画册、电影等,包括当年创作《蓝莲花》时,他的中国朋友张充仁送给他的书籍以及40多年后重逢时的对联。

我最喜欢二楼的一个展厅,里面陈列着卡尔库鲁斯教授设计的登月火箭、勘察月球的坦克、鲨鱼潜水艇等。此外,在外面楼梯上还有一个巨大的吊灯,由《丁丁历险记》的全部人物头像组成。布鲁日

交通:布鲁塞尔乘坐火车前往新鲁汶市,车程约50分钟,往返车票9.6欧元,也可以乘坐巴士,车程约35分钟,单程票价3.25欧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