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穆朗玛峰最著名的一具尸体(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ypenghui.com/,布鲁日

近20年来,每个登山者只要从珠穆朗玛峰北坡登顶,就会遭遇到一次莫大的心理煎熬:在海拔8500米的珠峰东北山脊必经之路上,一个石灰岩洞穴中有个遇难者的遗体卧在积雪中。

遇难者的红色登山服盖住了脸,上身蜷缩着,双腿伸在外面,仿佛在侧卧着打盹他就这样静静的躺了20年,当雪层较薄时,每个登山者被迫跨过他显眼的荧光绿靴子。

这具尸体因这双绿色登山靴而得名“绿靴子”(Green Boots),是珠峰最著名的一具尸体。曾7次登顶珠峰的探险家诺埃尔汉纳说:“每一个登山者,尤其是从北坡上山的人都知道“绿靴子”,大约80%经过的人都会在绿靴子那里停下休息一会儿,要错过他几乎不可能。”

珠峰是无数登山者的终极梦想,也是风险高到极致的死亡之峰。从1924年人类第一次有记录的登顶成功,直到今天,共有将近300人遇难,而大多数遇难者的遗体从未离开过这座世界第一高峰。

“绿靴子”的身份至今不明,因为从没有人有勇气掀起他的红色登山服,但一般认为他是死于1996年的28岁印度登山者泽旺帕尔乔(Tsewang Paljor)。

帕尔乔是印度边防警察的一名军官,在喜马拉雅山脚下的萨基村长大,身体非常强壮。1996年5月10日,他成为印度六人登顶队的一员,很不幸,他们遭遇了罕见的大雪暴,狂风暴雪席卷了整个山峰,帕尔乔和两个队友遇难。那一天也是珠峰登山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南北坡共有8名登山者遇难。

幸存的队友在下山时,第一次发现了帕尔乔的遗体,显然当时他为了躲避风暴,在这个石灰岩洞穴中蜷缩起身体,却没能逃过一劫。

从那天以后,帕尔乔的尸体保持着同一姿势长达20年,“绿靴子”成为珠峰一个毛骨悚然的著名地标。直到2015和2016连续两年,登山者宣称没有看到“绿靴子”,认为是被收回掩埋了,但到了2017年,登山者重新发现了“绿靴子”,此前他只是被积雪覆盖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件事难以置信:为何一具尸体长达20多年没被收回?那么多途经的登山者为何不能顺便将其掩埋?为何任由登山者的遗体毫无尊严的一览无遗?

珠峰处理遗体,远远不是人们想象中那么容易。简单地说,处理一具遗体的成本太大。

收回遗体需耗费大量的金钱,这还好说,但处理遗体需要6-8个夏尔巴人(珠峰登山队的当地向导和背夫)才能完成,他们付出的同样是冒着生命代价。要知道,海拔8000米以上是人类的“绝命海拔”,别说行动,人连呼吸一口稀薄的氧气都异常艰难,甚至正常思考都成问题,按照登山者的话说“人像喝醉酒一样”。一具冻住的尸体重量最高达150公斤,必须连带冰块一起挖出,再抬着运下山,几乎是难以完成的艰巨任务。

就地掩埋同样艰难,需要多个登山者齐心协力才可能完成。但是,对于越来越多的商业登顶者,有多少付出重金的人愿意耽误宝贵的时间和冒生命危险,掩埋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事实上,珠峰的近300具登山遗体,绝大多数都留在了山上。除了“绿靴子”,珠峰的著名尸体还有北坡的睡美人(死于1998年的美国女登山者),南坡的席地而坐者(死于1979年的德国女登山者),多年来均无法收回。

帕尔乔的家庭是贫困的山区家庭,他的哥哥回忆:“那是2011年,我在上网时发现别人叫他绿靴子,我十分沮丧和震惊。”但是,他们的家庭对此无能为力。

登山牺牲者的善后和尊严,在绝命海拔的巨大障碍面前无法兼顾,一个登山者的话非常线米以上是另一个世界,我不敢说我能做什么,我只能假设,每个登山者都对自己负责。”

话说,征服珠穆朗玛峰,对于登山者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荣耀。自从1953年新西兰登山家Edmund Hillary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登珠峰成功的人后,这个高峰每年就不断的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挑战。

随着社会的各种发展,越来越多人挑战登顶珠峰成功。至今统计的成功登顶珠峰的人数已经超过6000人。如今登顶成功,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震撼新闻效应。

但即便这样,要征服这个世界第一高峰,有时候依然要付出很多代价,例如…登山者的生命…

例如一个叫Maria Strydom的澳大利亚女人,她本身是一个素食者,为了证明素食者也可以做任何事情,她和丈夫跑去攀登珠峰,在成功登顶后,下山的时候她因为生病去世了。。

事实上,在这个征服高峰的过程中,有很多人因为天气以及其他各种原因死去,尸体暴露在茫茫雪山中。。在过去十年,尝试征服珠峰而死亡的人数接近280个。

但在这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高峰中,生存条件非常严峻, 如果去世者的队友想把尸体带下山,最后很大机会是把自己的命也搭上去。。

所以,如果在登山过程中有登山者不幸死亡,布鲁日他们的下场很大机会是被停放在他们去世的原处。

问题来了。。由于山上的温度太低,这些尸体根本不会腐烂。。即使不断有登山者经过尸体的身边,但也无能为力。。这么多年下来,那些在茫茫白色的雪山上去世的登山者,他们身上的鲜艳衣服,很多已经成为了。。地标。。当大家看到不同的尸体的时候,就大概知道自己身处什么高度和位置了。

例如这个登山者叫marko lihteneker,来自斯洛文尼亚,他的遗体身处的地方,距离峰顶只有一百多米。

这个叫Hannelore Schmatz,死于1979年。她是第一个丧命于珠峰的女性登山者,她当时身体这样半躺着去世,多年后被发现依然保持着这个姿势

david sharp,2005年尝试登峰,因风寒不得不停止,死前依然保留着这个姿势。。当时人们曾经尝试将他移到阳光下,但失败了。

这个代号叫绿靴,他是一个1996年遇难的印度登山者。当年他坐在这个地方被冻死,多年来,寒风依然吹着他的身体。。

1998年的时候,美国女登山家Francys Arsentiev成了第一个不带辅助氧气登上珠峰的女性。然而当她下山途中,却因缺氧虚脱倒在了珠峰下244米的地方。

当时,南非登山家Ian Woodall正带着登山小组试图征服珠峰,他们正好路过了她的身边。当时她还未死亡,Ian曾试图抢救她。

但是在周围零下30摄氏度的严酷环境中,他们是不可能将弗朗西丝活着救下山。。而放弃弗朗西丝继续登顶,他们也做不出来。。

他们最后决定下山到基地去“搬救兵”。虽然Ian心中清楚,这个女人不可能活着等到救兵到来,他们将她独自留下就如同留着她等死。。

当他们将她丢弃在雪峰上时,她用最后的一丝声音哀求说:“不要扔下我,请不要扔下我。”。。。

第二天,当另外一组登山组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已经停止了呼吸。而因为带着尸体下身实在太危险,所以在之后的9年里,她的尸体一直留在8000米高峰上,成为其他登山者的路标。。

在这9年里,Ian Woodall和他的登山伙伴们受到了舆论的强烈谴责,大家都谴责他们不去救Francys的生命。但Ian一直在辩解,当时的情况根本不可能救下她的生命。。

Ian内心其实也一直在自责,于是在2007年的时候,他重新发起了一个登峰计划,这次的登峰计划只有一个目的把那个当初他们没能救下的尸体,好好埋葬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